(文字待更新,图片待传)

说实话,在大家为李文亮被训诫的事情鸣不平的时候,我是没有这个意思的。

他作为一个医生,治病救人,在工作中感染病毒不幸离世,被评为烈士,这我认同我敬佩。但他私下在家人和朋友的群里跟大家说有“新Sars”,并且让大家“不要外传”,因为这个事说他吹哨人我觉得并不恰当。

因为他是有私心的。我所认为的“吹哨人”,应是心系大众,而非仅仅是亲朋好友。新传染源被发现,地方政府官员为政绩选择瞒报,李文亮选择偷偷告诉亲朋好友,并告诫大家不要外传,说明他只是想让身边人注意防范,说起来,把他话截图出去的人,是不是更适合“吹哨人”这个称号呢?

接着这个话题,李文亮都能做吹哨人,那郭伟鹏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也算得上"吹哨人"呢?

“跑毒”
“跑毒”热潮中,我算比较幸运的。因为人在意大利,在整个欧洲疫情暴发最早的地区。由于有国内疫情的参考,在意大利几十例的时候已经不出门了。加上对比意大利人对疫情的重视程度和表现,果断跑路。

从三月初意大利确诊人数破千开始,我和朋友们每天就是的话题就是“回与不回”,各种分析利弊。我其实一开始是不想回的。首先觉得隔离十四天太麻烦,其次还有飞机上的风险,而且回家也不自由,因为和父母每周都有视频,基友群里也每日都有联系。单身已久,所有没有特别想要当面见的人。

但自从破千,父母每天轮番给我打电话劝我尽快买机票回家,隔离十四天也没啥,说回家有人照顾。于是我在意大利破三千的3月3号,出门去续居留卡为买机票回国做准备。在我从出发到打印店印材料、T店买邮票、邮局寄信再到回住所,一路上没有一个人戴口罩,大家看戴着口罩的我想看傻子一样。咖啡馆里的人还是有说有笑的喝着咖啡聊着天,大街上人来人往,看起来这个病毒好像跟感冒一样不足为患。这也坚定了我“跑路”的想法。

其实在意大利也有人照顾。室友是个研究生姐姐,每天变着花样做饭,虽然我俩并不熟,平常也没一起吃,但这因为疫情都被困在家里,她做一份跟两份没什么差别,况且还有人替她刷碗,也算是一举两得。所以如果不出门的话,其实也本不用折腾回国。回去飞机密闭环境比较危险,一路上还得不吃不喝戴十多个小时口罩,被隔离十四天抽血插鼻的。虽然如此,但父母这么担心,我也就买机票回去呆在他们身边,给他们一个放心。于是4号下午买了第二天一早出发的机票,和一位广东的朋友一起踏上了“跑毒”之路。

“海关”
为什么说郭伟鹏是“吹哨人”呢?

“训诫”
李文亮的遭遇,成全了某些人的狂欢。

他作为一个医生,治病救人,在工作中感染病毒不幸离世,被评为烈士,这我认同我敬佩。但他私下在家人和朋友的群里跟大家说有“新Sars”,并且让大家“不要外传”,因为这个事说他吹哨人我觉得并不恰当。

因为他是有私心的。我所认为的“吹哨人”,应是心系大众,而非仅仅是亲朋好友。新传染源被发现,地方政府官员为政绩选择瞒报,李文亮选择偷偷告诉亲朋好友,并告诫大家不要外传,说明他只是想让身边人注意防范,说起来,把他话截图出去的人,是不是更适合“吹哨人”这个称号呢?

接着这个话题,李文亮都能做吹哨人,那郭伟鹏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也算得上"吹哨人"呢?

“跑毒”
“跑毒”热潮中,我算比较幸运的。因为人在意大利,在整个欧洲疫情暴发最早的地区。由于有国内疫情的参考,在意大利几十例的时候已经不出门了。加上对比意大利人对疫情的重视程度和表现,果断跑路。

从三月初意大利确诊人数破千开始,我和朋友们每天就是的话题就是“回与不回”,各种分析利弊。我其实一开始是不想回的。首先觉得隔离十四天太麻烦,其次还有飞机上的风险,而且回家也不自由,因为和父母每周都有视频,基友群里也每日都有联系。单身已久,所有没有特别想要当面见的人。

但自从破千,父母每天轮番给我打电话劝我尽快买机票回家,隔离十四天也没啥,说回家有人照顾。于是我在意大利破三千的3月3号,出门去续居留卡为买机票回国做准备。在我从出发到打印店印材料、T店买邮票、邮局寄信再到回住所,一路上没有一个人戴口罩,大家看戴着口罩的我想看傻子一样。咖啡馆里的人还是有说有笑的喝着咖啡聊着天,大街上人来人往,看起来这个病毒好像跟感冒一样不足为患。这也坚定了我“跑路”的想法。

其实在意大利也有人照顾。室友是个研究生姐姐,每天变着花样做饭,虽然我俩并不熟,平常也没一起吃,但这因为疫情都被困在家里,她做一份跟两份没什么差别,况且还有人替她刷碗,也算是一举两得。所以如果不出门的话,其实也本不用折腾回国。回去飞机密闭环境比较危险,一路上还得不吃不喝戴十多个小时口罩,被隔离十四天抽血插鼻的。虽然如此,但父母这么担心,我也就买机票回去呆在他们身边,给他们一个放心。于是4号下午买了第二天一早出发的机票,和一位广东的朋友一起踏上了“跑毒”之路。

“海关”
为什么说郭伟鹏是“吹哨人”呢?

“训诫”
李文亮的遭遇,成全了某些人的狂欢。